清风绿舞一枝荷
这家伙有点懒,还没写个性签名
|2岁|摩羯座|Lv19.总版主
夜色空蒙出北屯但凭鸡犬认前村初春新雪凝清响留我归途一串痕

2016-03-02 11:36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一些人一晃而过在注定同样一晃而过的另一些人眼里留下淡淡的影子北风一年一年吹来雪一次一次覆盖原野一些影子在风里在雪野上一声不吭,轻盈盈奔走直到冰雪消融直到青纱帐起

2016-03-01 15:46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弹指辞家卅有余,故乡风土梦华胥。蒹葭弥望遮村落,杨柳垂荫是旧居。儒家鼻祖“郁郁乎文哉,我从周”,道家典籍则“黄帝昼寝,梦游华胥”,仿佛理想永远在回望中。人同此情,心同此理,不管是出于社会理想还是出于个人感伤,怀旧似乎是个永恒的主题。《诗经》说“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2016-03-01 15:44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这是周恩来的诗,作于1917年赴日留学前夕。中学学过这首诗,“掉头”一词就是那时学会的。或许是先入为主,从那时一直到现在,也没觉得这个词有什么不妥,更没有在这个词与刽子手手起刀落的结果之间建立起什么潜意识的关联。此掉...

2016-03-01 15:26 | 3条回复 查看帖子>>

朋友发了篇讨论“书画同源”的文章,隔行如隔山,对于这么专业的文章,本不便置喙,但既有感则不吐不快,于是就有了下面一坨拉里拉杂的文字。木匠和铁匠抬杠。木匠说:“世界上先有木匠后有铁匠。”铁匠说:“胡说八道!你们木匠使的锛凿斧锯哪样不是我们铁匠打的?没有铁匠你们木匠能干嘛?世界上先有...

2016-03-01 15:17 | 0条回复 查看帖子>>

“南国甘棠犹留遗爱,西方榛苓亦切感思”,1937年,私塾底子的族人在续谱序言中写下这样骈偶式的感慨句子。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78年,恍如隔世。借诗经所发的这两句感慨,恐怕会给今人以天书的感觉,正像给前清秀才看夹杂了欧罗巴风味的当下文字。见微知著,从这个小小的地方,深切感受到一...

2016-01-01 23:11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三岔口。伫立远方一片深沉蓝紫小城剪影,暮色苍茫这一刻,什么都不想不想幽远的吉普赛晚歌不想某个熟悉的名字也不去纠缠那些遗失的细节伫立。任夜色的陌生包围过来

2015-12-19 21:18 | 2条回复 查看帖子>>

七百年的家族史没有宏大叙事却也有雕印本、石印本族叔还恭恭敬敬做了一个手抄本我以版本学的眼光看见一部泛黄的家族史的历史一直就摆在那里

2015-12-12 10:33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人类与自然界其他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人类是有文化的社会性动物,惟其拥有文化,而且文化通过各种媒介以各种方式在空间上传播,在时间上传承,知识才能不断积累,人类才拥有万物之灵的地位。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是有智慧的,可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智慧离不开两个前提:一是相当的知识,二是大脑的运作...

2015-11-25 19:02 | 3条回复 查看帖子>>

“音乐不是奢侈品,不是我们钱包鼓了的时候才来消费的多余物,音乐不是消遣,不是娱乐,音乐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要,是让人类生活得有意义的方式之一。” ——卡尔·伯纳克总有一种韵调让情绪着陆总有一种旋律让心灵回家阴霾下电动三轮车上...

2015-11-22 20:38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夜里春水说来就来了就像跟昨天午后的燕子黄昏的青蛙早已约好似的谁家的媳妇绾出雪白的小腿袅娜涉水被枯草丛中探头探脑的蒲公英窥见牛角河上这个泛着青色的小村今天格外精神

2015-11-21 07:38 | 3条回复 查看帖子>>

冷风从窗缝钻进来我身体上的丝丝体温也在溜出窗外伸手不见五指,但分明看到冷的峭楞霸道,温的绵软恭顺它们在缝隙处纷杂扰攘今夜星光灿烂今夜阒寂无边今夜湖上之冰没有发出嘎嘎之声只断续听到枯叶在水泥窗台上发出摩擦之音

2015-11-17 11:51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城市就像一块灰色的幕布,在乌蒙蒙的霾中,任什么美丽的景色,都要失色许多,所以,城市崇尚大红大紫的招牌,需要奇形怪状的地标。城市除了雾霾,还有“声霾”。在笼罩一切的嘤嘤嗡嗡中,任什么优美乐音,都会由于纤巧微妙的泛音被“声霾”无情销蚀,而变得生涩干瘪,如褪光纤毫的斯芬克斯猫。所以,城...

2015-11-15 20:27 | 2条回复 查看帖子>>

如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量子力学也在颠覆我们的观念。在量子叠加态中,量子物体可以同时处于两个在经典世界里不相容的态,如同著名的“薛定谔的猫”处于既活又死的叠加态一样。而最近的研究表明,量子物体不仅可以处于两个不相容态的叠加,还可以处于两个事件顺序的叠加。我们通常认为时间按照一个确定...

2015-11-15 08:32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即使在万人丛中我也能一耳听出 清婉的乡音让灵魂绵软在闹市想到的此刻我所想的是垂天暮云之下散落着几座茅棚茅棚的灯,在风中迷离正如城市缝隙中 这恍惚不定的长庚

2015-11-12 16:22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借用佛家语来说,这个系列的缘起,主要在于在于以下两条:一是思乡。“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倏然间,怀乡成了闲暇时必做的功课。看来,垂垂老矣。怀乡,有两种方式:一者想想而已。或怀旧之情不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想想足矣;或受各种束缚,万般无奈,也只能想想了,如柳宗...

2015-11-12 16:16 | 2条回复 查看帖子>>

情商越来越被追捧为至高无上;它就像一个精致的齿轮箱,可以完成各种转换,没有它是万万不行的,但它绝不提供原动力。

2015-11-07 22:11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十几年没来这个园子,恍如隔世。热烈的小苹果挡不住暮气下来,断续的清唱在欧丁香里淡去。匆匆离开,下意识摸了摸鬓角。

2015-11-04 07:52 | 2条回复 查看帖子>>

青青蒲苇清清水断续蝉鸣断续风闲等鱼来人欲睡不知竿上落蜻蜓

2015-11-02 17:01 | 3条回复 查看帖子>>

别有情调的异域风雨像斑驳陆离的少年梦说来就来了看不懂这铁色的云一如看不懂南国夜空的星星昨夜,直到下弦月升起也没寻见北斗的影子不想让奇异的风光变得熟稔回头看最后一眼抖一抖瑟缩的身子义无反顾地往北远走高飞

2015-11-02 16:49 | 1条回复 查看帖子>>

1 2 3 4 ...7  »